返回集团导航页

学校新闻

首页 学校概况 学校新闻

谈谈学习这件小事儿

作者:管理员 点击次数:62次 创建时间:2021-03-30

而“鸡娃”是一个传染性很强的操作,传播速度快,影响范围广。焦虑无处释放,“鸡娃”才无处不在。我在想,什么时候学习这件简单的事情被如此放大化和复杂化了。


你看,面对社会形态的风起云涌,新事物的层出不穷,新的生产方式的变革,新的行业应运而生。我们身边的不少人,重新开始新的行业,重新接触新的领域。这是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在这个挑战中能游刃有余地“耍”下来的,不是学了多少知识拿了多少证书,而是带着一个开放性的认知体系不断汲取新的知识。要实现这一点,对世界的兴趣和好奇是本源;主动学习的态度是保障,学会学习的元认知能力是手段。“兴趣班”、“特长班”、“提高班”、“考级班”等等,能实现上述三项核心功能么,抱歉真的是通通不行!


先说一个人潜意识层面对世界是“好的”还是“坏的”这个底层感觉,这是一个人能否对生活充满乐趣和兴趣的关键。感觉是由体验而来,生命早期的个体处于混沌状态,这个前语言阶段的记忆是非逻辑性的,它以“感觉”这种原始的状态存储,并且无法用认知的语言来清晰的界定和描述。但是这种“感觉”会给个体在未来遇到的所有事件和事物披上一层情感的面纱。说到这里,敏锐的人会意识到,这事儿很大!生命早期个体的体验会给人一生打上一个底色。如果这个体验是好的、舒适的、快乐的、安全的,那个体就会有充分的好奇和探索欲。反之如果这个体验很糟糕,个体会因为过多情绪的困扰,而变得退缩、怯弱、低自尊。


这个过程如果没有处理好,而执着于认识和技能的学习,是为本末倒置缘木求鱼。在这个时候,修复个体的“感觉”反而是最重要的事情,那如何修复?体验而来的经验和记忆,无法借由逻辑、语言和文字来获取和修正。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用语言文字来教孩子骑自行车,不论这个文字描述的有多么准确,步骤分解的如何详细,重复多次甚至变成孩子自动化的语言,然后大家都知道孩子是不可能通过这种方式学会骑自行车的。文字、逻辑、感觉和操作对应的大脑主要功能区域是不同的。家长跟孩子讲我们是爱你的,很爱很爱很爱,你不用有学习的压力,学成什么样都没有关系的,只要努力就好了。没有用,爱和接纳是被感受捕捉和领悟到的,而不是被语言和逻辑说服的,所以高质量的亲子互动才是学习和探索最本源的动力。


主动学习的态度,其实在生命早期就有体现,牙牙学语是学习,蹒跚学步是学习,伸手摸索是学习,摆弄玩具也是学习,较多的认可,较少的限制,每一次奇妙的体验,就是对内部动机的最好强化物。掌控感是个体必然的天性和追求,而主动学习就是个体掌控感的一部分,掌控感受挫才会放弃学习,没有办法主动学习的孩子,一定不是学习方法、学习技能、学习习惯出了问题,而是更深核的掌控感和效能感出了问题。父母只需要做好“认可”和“较少的控制”这两个节能省事儿的规定动作,就可以保护好绝大部分学生主动学习的态度,不需要把父母这个“岗位”复杂化。


再谈谈“学会学习”的元认知能力的习得。任何一个学科,都有一个学科的法则或者范式,借由“格”学科这个“物”来理解世界,不同的学科只是切入的不同角度。学习是要把学科的范式和法则内化为个体的认知结构的一部分。人类的大脑并不是一张白纸,它是初装了不同的运算系统,而每一次的学习,都是对原有的学习系统的重新升级和调整。把纷繁的知识点快速组装成一个系统的、结构完备的框架,并用这个框架很好地理解客观世界的一部分并且能成功的解决现实问题,这就是个体善于学习的能力。这个元认知能力的习得,也是在摸索-尝试-成功-强化;摸索-尝试-失败-放弃的过程中不断调整,带有强烈的个性化特质的产物。所以,把知识过于完备和精细的给予学习者,其实是限制了个体在学习中塑造元认知能力的机会。打个比方来解释这个过程,如果一个人的职业是建房子,那是建了很多现成的房子重要?还是一个人不断地被复杂多样的任务挑战,不断调整自己的应对方式,最后胸中有丘壑,操作如有神,学会了因地制宜灵活多变花样百出的建房子技能更重要?前者是习得了诸多的知识和技能,而后者才是最硬核的元认知能力打个有些家长曾经反馈,管不了辣么多了,先买个好学区拼个优质小学,然后再参加很多很多班拼个好初中,再之后高考拼一把考个好大学。只要把各学段的优质资源拿到手,考一个top10,就可以成为妥妥的人生赢家。


真的么?


秉承这个观念的人,很多是看到了近30年以来,因学历带来的个人红利,带来的个人命运的巨大转变。从历史来看,这是事实。


但是从现阶段社会发展的趋势这个角度来看,却是谬误。


在一个社会飞速奔跑的时代,学历pk不过学习能力。本科后面有硕士博士,博士之后有社会这个熔炉。快速自主地掌握新兴学科甚至难以被提纯出来的交叉学科的范式,这种核心的元学习技能,是喂养式教学教不出来的,而当下流行的提前式教学不仅无缘于培养个人的元认知能力,更是违背了个体的发展规律。


儿童发展心理学领域有一个著名的双生子爬楼梯的实验,心理学家格塞尔让一对出生46周的同卵双生子训练爬楼梯。A每天进行10分钟的爬梯训练,B不进行此训练。6周后,A爬楼梯只需26秒,而B却需要45秒。我们看到,训练确实会带来效果,就像如果我们在孩子3岁时就教他们背诗词,认字甚至是训练写字。在小学一年级时,与其它未经训练的孩子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训练效果肯定是明显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然而格塞尔接下来的第7周,对B连续进行两周的同强度的爬梯训练,结果B反而超过了A,只用了10秒就完成了爬梯。



仅仅从效果上来看,提前教育真的是一个事倍功半的事情。

个体的认知发展是有规律的,我们不能无视规律而一意孤行。

小学开始学初中的知识,初中开始学高中的知识,高一阶段学完整个高中的知识,据说这个时候可以适当开展大学学业的学习。其实到了高考这个暂时的中点站时,那些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和父母的金钱堆起来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了。在高中这个逻辑运算能力开始成熟并发力的时候,那些在前运算阶段、符号运算阶段习得的知识,真的是杯水车薪。一个价值感良好且充满行动力和自制力的学生,可能自学了一两个月就补上了这个差距。


所以学习真的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家长只需要在孩子需要的时候提供支持性资源,而不是成为孩子学习的导师和人生的导演。但是正如前文所提,家长的焦虑如何安放?其实也很简单,家长自己可以去努力学习提升自我,以对抗对不确定性的焦虑。然后家长谈定了,教育就从容了。

撰稿:张建辉

审稿:学生发展中心

编辑:倪子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