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集团导航页

学校新闻

首页 学校概况 学校新闻

看《美丽人生》中,父亲的人格力量

作者:管理员 点击次数:29次 创建时间:2021-04-06


教育问题是历年的话题之王,也是每个家庭都可能会面对的挑战。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在与时俱进,但是孩子出现的问题却是与时俱新。“孩子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抑郁?”;“孩子不能自主学习,写作业要三催四请怎么办?”“游戏成瘾怎么办?要不要没收手机?要不要断网?”等等三连问在网上屡见不鲜。从家庭系统动力的角度来看,问题从来都不是孤立的问题,而是系统矛盾的呈现。


有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是,我们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也处在一个最“糟糕”的时代。快速发展的经济带来了生产生活方式的极大改变,层出不穷的新事物便捷着我们的生活。但多样化本身就会带来选择的焦虑,频繁的推陈出新与对不确定性的恐惧高度相关。这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时代,也是一个焦虑遍地的时代。焦虑面前,父母是一个容器?一个过滤器?还是一个放大器?


《美丽人生》剧照


《美丽人生》是1997年上映的一部意大利电影,描述的是二战时的集中营。今天我们就炒炒这份冷饭,从家庭教育的视角去重新审视父母角色定位。


《美丽人生》剧照


影片的结尾,从纳粹集中营中劫后重生的孩子乔舒亚开心地对前来营救的美军说:我真的赢了坦克。从最黑暗的地方走出来,却没有沾染上沉重和阴霾。他的父亲圭多不仅是一个苦难的过滤器,还是一位出色的“人生编导”。



纳粹集中营的生存环境,比喻为人类生存环境的谷底也不为过,对于可能要面临的折磨甚至是死亡的威胁,圭多心知肚明,但是圭多对孩子“翻译”了一份与现实环境毫无违和感的游戏规则:


大家都来这里参与一场竞争的游戏,每个游戏环节都会淘汰掉一批人,被淘汰掉的话就只能灰溜溜的收拾包裹回家,游戏竞争是很残酷的,但是奖励是丰厚的,奖励可能会是一辆真正的大坦克,有机会参加这样的游戏真是太棒了。


在黎明到来前最黑暗的时刻,圭多把孩子放在了小铁箱,告诉他这可能是最后一场考验,游戏马上就结束了,这次的考验是玩捉迷藏,一定要一动不动,保持沉默。在赴死前,圭多路过小铁箱,透过小铁箱的缝隙,小男孩乔舒亚看到父亲对着他的方向做鬼脸,踏着正步而去,乔舒亚的眼睛清亮,充满着有趣和生机,这是比金子还要金贵的希望。




如果可以选择,

你是希望孩子带着希望和幸福感生活下去?

还是带着愧疚和恐惧生活下去?



有最新的研究表明,在亲子互动过程中,影响孩子的不是父母做了什么,而是父母是什么。


比如一个乐观坚强的父母,面对压力是承担而不是逃避和抱怨,那他们不会因为教育的沉没成本去指责孩子。


比如一个界限明确的父母,更容易接纳和包容孩子的劣势而不是过早的建议甚至是批评指责。


对知识满怀兴趣的父母,会更容易培养出学业掌控目标的孩子,而在意他人评价的父母,孩子更容易考试焦虑。


孩子对生活的热忱,并不会因为报了兴趣班而提升;孩子对自我价值的怀疑,对自我力量的否定,并不会因为考试成绩优异而消除。认知层面的东西,是难以撼动潜意识层面的信念的,而潜意识层面的信念,与亲子关系的质量和父母的人格力量直接相关。


圭多一定是先热爱了生命,才热爱了爱情,才屏蔽了苦难,才点燃了希望。


而乔舒亚如果回望这段岁月,这厚重的父爱一定是力量之源而不是沉重的负担,他一定是心怀感激而不是满怀愧疚。


成长从来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


如果在人生的欣喜处,父母陪着孩子尽兴;

在平淡处,父母跟孩子一起宁静;

在波涛汹涌处,父母教孩子学会淡定;

而在天昏地暗时,父母安抚孩子从容。


自我强大,人格完善的父母,就像定海神针一样。给予孩子无穷的勇气和潜力,并使他们以好奇的心态探究这个有意思的世界。

撰稿:张建辉

审稿:学生发展中心

编辑:倪子艳